选择剖腹产是为什么呢

女性的分娩能力是与生俱来的,选择剖腹产主要是因为她们太“懒”了。剖腹产本来只是为哪些难产的女性准备的生产方式,现在却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生产方式。到底该怎么办呢?

现代社会医院医生受到权力腐败和人欲横流的影响,为了谋取暴利而不择手段,为之推波助澜。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畸形的乱相。目前北京上海等城市医院剖腹产婴儿均在50%以上,有的医院却高达80%。在欧美发达国家,剖腹产比例在10%至15%左右,高龄产妇和生育功能性缺陷是剖腹产主要导因,中国不存在高龄产妇的问题,其次,欧洲白人女性盘骨倾于男性型提高了分娩难度,而东亚女性却少有男性型盘骨。

即便如此,欧美国家医院一般不主张剖腹产,产妇以及家属普遍认为自然分娩是一个幸福而完美母亲所必须接受挑战的考验,也是一个女人享受骄傲和尊严的要素,并有利增高母婴日后的感情和赢得丈夫的体量和尊敬。在高福利和全民免费医疗的瑞典,剖腹产现象却寥寥无几,它只限于特殊情况的技术需要。

剖腹产的好处避免了自然分娩过程的疼痛,相对于它给母婴的并发症和后遗症便显得不可取,剖腹产只能限于产妇和婴儿的病理因素的补救手术。

首先,手术增加产妇大出血和感染的可能性,产后出现各种并发症的可能性是自然分娩的10~40倍,疼痛和恢复时间也较长。剖腹产创伤面大,产妇易患羊水栓塞,羊水进入血液导致产妇生命威胁,它是近年产妇一大死因,也给日后再孕带来了难度,即便3年后再次怀孕,子宫也容易破裂。由于手术后需要禁食,明显影响母乳喂养,这给刚脱离母体的婴儿的免疫力十分不利,一旦婴儿有先天缺陷则更容易死亡。从新生儿角度来看,剖腹产带来的不良影响也不小。由于孩子未经产道挤压,有三分之一的胎肺液不能排出,出生后有的不能自主呼吸,即患上所谓的“湿肺”,容易发生新生儿窒息、肺透明膜等并发症

同时,剖腹产也可能因未真正达到胎儿成熟而造成医源性早产,引发一系列早产儿并发症,如颅内出血、视网膜病或残废甚至死亡。另外,一些医生进行手术时操作不慎,伤害产妇和胎儿的事件也举不胜举。据一所医院的统计资料:1995年至1999年剖腹产儿的死亡率为10%,是同期自然产儿死亡率的2倍多。再次,剖腹产费用和保养费用都昂贵,是自然产的3–4倍。

剖腹产的盛行,除了医院谋利动机之外,市民社会的无知和恶俗的市侩价值观也起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制度失范,医德崩溃和技术滥用已成为中国医疗单位的通病,医院成了谋求暴利的垄断行业,病人成了被敲诈对象。当产妇进产妇科,医生和护士以惯例性手段来要挟产妇与其家属,如同布好了一个圈套等他们上当:先是技术性解释自然分娩的疼痛和风险,给产妇造成一定心理恐惧感,接着声称剖腹产对母婴的种种好处。

接着拿一分满纸恐怖后果和“责任自负”协议让产妇或亲属签字。经过这番连哄带吓之后,为了图母子平安和听起来有利无弊的剖腹产,没有不乖乖就范的,何况现在年轻夫妇都没有生育经验。即使产妇要求自然分娩,医院通常要求待产者交纳一定数目的押金,理由是防止出现难产时采取应急抢救之需,这给医院在最后关键时候达到剖腹产埋的目的,有产妇在宫口开了很大时被推进了手术室做了剖腹产,因为疼痛和害怕使得她们听从了医生临时安排手术。

此外,如今产科医生的助产技术越来越不胜任,只能依赖剖腹产,更不愿意承担责任。关键在于一个“钱”字促成了医院大力推行剖腹产,自然分娩对医院创收和效率也构成威胁,一个剖腹产手术通常在个把钟头而已,可一个初次生产的夫妇至少需要10小时才能生下孩子,这需要付出巨大的技术人力,而且进益不大。相比之下,剖腹产显得干净利落,住院时间长,用药又多。

中国新一代城市父母也是值得关注的人群,他们的忍耐力和独立性更是不敢恭维。他们不仅赶上城市率先实行计划生育,同时成长于物质条件发生突变时期,其父母恰恰尝过的物质极端匮乏的苦头,随着物质条件一下改善,做父母的总在孩子身上尽量避免自身曾经历的不幸,从而造成一种穷人暴富的心理定势,除了溺爱子女之外,并造成下代的毅力不足和养尊处优的性格。这些都是新一代城市母亲的通病,加上医院唯利是图和社会恶俗风气的影响,这代所谓的中国新女性崇尚剖腹产时髦似乎不奇怪,她们压根儿没有勇气去面对健康而自然的分娩,更不懂得天伦之乐和为人之母所必须付出牺牲。如果农民们在经济条件容许下,习惯向城里人看齐的他们必然追赶剖腹产时尚,这将对整个民族未来造成巨大危害。要知道,一个优秀民族首先离不开母亲的坚强和勇敢。

“剖腹产出生的日子根本就算不上是孩子的出生日子”有算生辰八字的老人是这样认为的。剖腹产篡改了宝宝出生的日子,也许还篡改了他的一辈子。